观察与思考


感 悟 林 州

--红旗渠党日活动一日纪行

发布时间:2019/3/8 11:01:30  作者:杨兆科

     

——红旗渠党日活动一日纪行

杨兆科

 

10月26日,北京市扶贫援合办统一组织各部门,到红色教育基地——林县红旗渠,过了一次丰富生动的党日活动。行程安排的很紧,上午从北京出发中午到达,直接就去了红旗渠纪念馆参观,并实地重走了红旗渠部分工程段,晚上又聆听了市委党校王希安教授《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传承弘扬红旗渠精神》专题讲座,满满一天很充实,尽管时间很短,也使我深受教育,思考收获良多。

一、关于红旗渠党日活动整体感受

安阳林州之行,实地踏访我多年向往的精神圣地红旗渠,总体感受,比我原来书本阅读的、耳听的、影视片观看的要丰富震撼的多,参观学习途中听讲解、看现场多次满含泪水、触动心灵,回到驻地,一幕幕场景、想象情景画面,都清晰闪现眼前……。山区群众多年缺水的困厄,想不到公公花费近一天从山下挑回的一担水,会因为临近家门新婚不久的儿媳不小心的接过而倾覆,羞愧自责自缢而死;红旗渠10万大军建设者,普通民兵排长张运仁和他12岁儿子张买江、党员妻子赵翠英一家两代人,10年如一日笃定支持红旗渠建设,立下“愚公移山”志,前赴后继不怕流血牺牲;除险队长任羊成,凌空打钎、飞崖除险,飞石砸到3颗牙,用钢钎别正继续作业,多次死里逃生;林县(1994年改为林州市)领头人老书记杨贵敢于担当、据理力争、排除非议、执着为民向国家领导人陈述客观事实,“修不成红旗渠就跳崖”的感人场景;还有红旗渠渠首拦河坝合拢时500多名党团员跳进冰雪未消的激流中,排起三道人墙的壮阔……,时时刻刻在我脑海萦绕,久久不能平静。这是怎样一种精神支撑和动力源泉?我终于豁然开朗,明白敬爱的周恩来总理在评价建国后最伟大建设成就时,林县红旗渠和南京长江大桥赫然并列,我才真正懂得红旗渠在当时国家领导人心中的分量,更理解林县干部群众10年艰苦卓绝奋斗的信念所在、精神所在,那份用血汗凝成的“自力更生、艰苦创业、团结协作、无私奉献”红旗渠精神的含金量与历史厚重。

二、林州改革开放40年的全景简析

来到林州,我们在感动红旗渠奇迹的同时,也实地了解到林州改革开放40年巨大发展成就的全息图景。当地流行的一句话,很能解答林州自强不息、乘改革东风发展的轨迹和华丽转身。“70年代10万大军战太行,80年代10万大军出太行,90年代10万大军富太行,00年代10万大军美太行”,简短凝练,却让我记忆深刻,询问思考良久。

(一)70年代10万大军战太行,那是一代缺水人的艰苦奋斗史,它解决了林州千百年来的缺水问题。“10年劈裂太行山,引来漳河水,建成人间天河‘红旗渠’”,这一代的林州干部群众精神风貌和建设成就足以震撼世界。聆听思索中,让我忽然想到了两个物理学名词,动能和势能。在祖国一穷二白的六、七十年代,林县人民凭着昂扬斗志,火热与激情,硬是用钢钎雷管、箩筐铁臂修成了1500多公里的干、支、引水渠,毛主席诗词“唯有英雄多壮志、敢于日月换新天”可以作为这个群体最贴切的写照,也是新中国蕴含在广大干部群众中的强大势能转换为巨大动能的神奇伟力。在与当代林州年轻人的对话中,我试问了“当下林州是否还有冲天气势再修现代‘红旗渠’(或者说类似水利工程)?它们的回答,同样让我震撼,“可以肯定的告诉你,完全能”,“可能过去的‘势能’已不再是那般高扬,但我们已积累的物资基础、技术手段、管理理念、资金实力足可完成新时代的使命担当”。诚然,时代已不可同日而语,但当代人可依托已经积累的丰富物质动能优势,将大大减少工程修建牺牲的代价,也足以弥补我们“势能”适度失去的不足。

(二)80年代10万大军出太行,这是改革开放那一代林州人的创业史。他们突破林州当时人口、资源、环境制约,勇敢探索富裕出路,南下广东海南、北上京城东北、东奔上海江浙,处处留下林州人的奋斗足迹,也不但积累了林州人财富钱包。他们凭的是什么?一位老人们告诉我,建设红旗渠留下的能工巧匠队伍,是我们突围的核心竞争力,红旗渠精神是我们这支队伍外在的金字招牌,“红旗渠都能修成,平地里建高楼更不在话下”、“牺牲也要攻克解决林州人的缺水问题,还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70多公里总干渠,8.8米的落差,保持顺流而不建提水泵站,简陋条件下的精准设计、施工、管理,敬业专业自不用说”;“桃园渡桥,桥下走洪水,桥中流渠水,桥上通汽车”敢干苦干加巧干的创举 ……。更何况胸襟开阔、勇于开拓的林州人,技术不足,会不耻下问学习或聘请高人,资金不足,借贷抵押甚至集体背书立据……,当时建筑业界有个传说,有林州人竞争的建筑市场,无论国企私企都感到压力,甚至信心不足。这些都极大了拓展了林州人创市场的能力,也让向往富裕的林州人逐步建立了强大的物资基础,一带十,十带百,浩浩荡荡的建筑大军,终究汇成开放大潮的又一个10万大军,助力林州从贫穷走向富裕,从困难中逐步建立自信。

(三)90年代10万大军富太行,这是富起来的林州人热爱家乡又一次衣锦还乡的回归。经历10年的打拼涅槃,先富起来的林州人说的好“自己富,不算富,出来的人富了还不算富,全体林州人的富裕才是真正的富”,林州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开拓。林州除了建筑主业的发展,头脑灵活的林州人开始尝试商业、工业、新农业、旅游业、文化产业,他们共同喊出了“奋斗十年苦,建设新林州”。外出的林州人开始携带资金、技术、市场、企业家团队或引荐外地企业到林州,开始了又一次螺旋式上升的大建设回归。这次改变的重点是林州梦寐以求的二、三产业,现代工业、手工业、文化旅游业。目前,汽车零配件企业已经成为林州的支柱产业,各地特色农业发展和一系列高端升级农产品以及加工业,正在改变传统的粗放农业为精细农业,还有红旗渠从一个惠民水利工程,再次加冕,成为红色爱国国主义的教育基地——AAAAA级旅游景区。林州城市的街道宽了,城市长高了,城市面貌变美了,林州人的视野也更开阔了。总之,林州人富了,富裕起来的林州人更加向往文明、社会更加和谐了,各项经济社会发展指标一直名列河南省甚至全国前茅(经济最好成绩曾列全省第12名)。

(四)00年代10万大军美太行,这是新世纪林州人的高追求。出门在外的林州人见惯了大城市了富丽堂皇,喜欢上了南方水乡的青山绿水,还有江南园林的文化魅力,林州人开始思考“大美林州”的构想,开始从生态文明的视角建设新林州。城市建筑的风格开始多元化转型,街道的绿化美化开始讲究造型品质,最是那太行深处、峡谷流域的生态保护工程,昔日的秃山荒岭,稀稀落落的植被草木,早已被郁郁葱葱的森林取代,漫山遍野绿了,弯弯山道宽直了、亮化了、美化了,经济林多了、果实更丰富美味了。生活中,朴实的村民更关注邻里和谐、家风文明、道德传承,也更具人情味了。山里人告诉我,如果你到了现代新林州农家,不再会有捉襟见肘愁吃愁穿的尴尬,而是大大方方的请到家做客,不仅笑脸相迎,更愿拿出最好的家乡美味招待远道的友善客人,即使偶尔到访,家常便饭、村舍小住也是别具人情、舒适可人。现代的林州,不仅是林州人自己爱戴,南来北往的客人也是口口相传,常年游人如织。新林州,大美的不仅仅是外在的人美、山美、水美,更美在人情冷暖、文化纯厚。

三、其它地区可资借鉴的精准扶贫思考

或许是因为我是来自扶贫战线,缘于职业或情怀使然,林州的一切总让我不由自主的联想到扶贫,也让我里里外外思考了许多林州闪光的东西。在这里简要分享给大家,也算是我不太全面、不甚成熟的党日活动心得。

(一)林州的“城市奋斗积累反补家乡”的扶贫之路是中国现有制度环境和自然选择下之必然。总体上说,过去的林州和大多数太行深处的贫困县一样,原始自然资源比较贫瘠,教育文化程度不高,人、地等资源矛盾比较突出。尽管林州红旗渠的修建,解决了林州生产、生活用水等温饱问题,但是让各大人民群众富裕起来的梦想还是存在相当大的困难。基于当时的财力、物力条件和干部群众的理性选择,林州走出了一条“城市包围农村的致富之路”,敢于走出去的一部分人率先出击,带着一份韧劲,一种吃苦耐劳的创业期盼,四面八方踏上了上下求索之路。起初,他们大多吃住在简陋的低下室、棚户区、远郊区、简陋简单的民工食堂,城市的光鲜亮丽一度上他们羞怯难当。但城市的多样性也让出门在外的林州人激发出尝试新的多样化生活、工作方式的热情,激励他们拓展积累资金的多元化之路,也让各方面人才脱颖而出,林州巨大的人力资源效应得到很好的发挥,也增长了每个人创市场的生存能力和参与者的生活水平,这是林州最终走向富裕的基础和拓荒者的风采。

(二)现阶段中国“东、西部携手奔小康”精准扶贫之路是实现贫困地区同步小康跨越式发展的捷径之道。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首的新一届党中央提出精准扶贫,是实现全国人民尤其是贫困地区困难群体2020年同步小康的重要举措。从脱贫路径经验借鉴上看,东部发达地区以其优势的人才智力资源、技术管理经验、大量充足的资金援助,携手西部地区脱贫攻坚,在我看来,至少可以免去大多数中西部贫困地区“重走林州小康之路城市包围农村的曲折漫长”,可以在较短的时间内缩短与东部地区的差距,尤其是林州初期发展的原始积累、能力提升的漫长过程。但也有一个弊端,可能缺失林州人积极主动拓展的闯劲,各方面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目的性,也难以得到如林州人一样的充分发挥。因此,从某种程度上讲,林州之路可能,甚至可以说还是一个必要的过程,主动和被动或不甚主动的差别是巨大的,尤其是资金、技术、人力资源的功效发挥,这或许也是目前扶贫的主要困惑吧。为此,我们提出加强精准扶贫过程中的扶志、扶智,激发内在动力,就显得格外重要。

(三)人口自由流动的能动扶贫方式是未来中国社会改革或精准扶贫突破的重要领域。我们知道西方或市场经济国家人口自由迁徙政策,是实现社会资源、困难群体快速脱贫、激发脱贫内在动力的重要手段。远的美国西部大开发或曰西进运动暂且不说,近的如美国汽车城底特律(也是媒体报道1美元1套房的所在地),随着汽车业的衰落,人口从鼎盛187万(1950年美国第四大城市)迅速下降到71万(2010年),相对贫困人口自由分散到各州,迅速扭转了底特律经济份额与人口份额比值的劣势,回归到美国全国平均水平均值附近。这方面的研究,中国学者任泽平、柴熊先生《控不住的人口:从国际经验看北京上海等超大城市人口发展趋势》一文,就专门分析了一个地区占区域经济份额比例与人口总数占区域人口份额比值的情况。文章指出,全球高收入国家50万人以上城市功能区经济人口分别占全国份额的比值为1.01(合理比值应接近1)。美国50万人口都市经济区这个均值为0.98,日本三大经济圈(东京、大阪、名古屋)分别为1.22、1.13、1.12,韩国也在1左右。而北京、上海的同类指标值高达1.9以上,区域经济分布严重不平衡。文章给出的建议:一是大城市可适度放开人口控制,优化人口学历技能和年龄结构;二是可重点推进大城市新城区的人口聚集,三是改善城市整体区域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均衡性。在我看来,富裕起来甚至富豪发达起来的中国大城市在精准扶贫过程中,应该勇于承担社会责任,也是可以大有可为的,更需要进行新一轮的深度改革或国民大讨论,包括国家层面的人口自由流动户籍土地改革,区域产业规划的均衡布局、基础设施得平衡提升,公共服务的跨地域普惠改革等。总之精准扶贫改革激发活力的空间还很大,也更可令人期待。

      (作者:北京市支援合作中心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