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文化


篆刻1878个甲骨文字 喜迎第十届航空运动文化旅游节

--走进甲骨文字的石刻世界《甲骨文印典》

发布时间:2018/7/19 18:16:46  作者:杨向东 杨庆春

篆刻1878个甲骨文字

喜迎第十届航空运动文化旅游节

——走进甲骨文字的石刻世界《甲骨文印典》

杨向东 杨庆春

石刻甲骨文,印海新风景。2018年第十届安阳航空运动文化旅游节将于5月25日至27日隆重举行,我们篆刻了1878个甲骨文字的石印,汇集成一部蔚为壮观的《甲骨文印典》,带领大家走进甲骨文字的石刻世界,尽情领略3300年前甲骨文字的整体风貌,开创了“甲骨绝学”的一种新的表现形式,以此喜迎第十届安阳航空运动文化旅游节的开幕,并预祝盛会一帆风顺、十全十美、圆满成功!

美妙、清新、率真、自然的甲骨文,是古都安阳的自豪和骄傲。为了充分展示甲骨文字的整体风貌和艺术特色,我们父子合作,经过20多年的研习、筹备、整理,历经寒暑,十易其稿,创作了一部安阳版的《甲骨文印典》册页,宽约0.3米,总长度约40米。按甲骨文释文的笔画顺序排列,采取一字一印的形式,用3乘3乘5厘米的石料,共刻治1878个甲骨文单字(其中包括甲骨合文115个),日前已全部创作完成。所用石料一字排开,长度为5634厘米。石料总重量约245公斤。

在印典的册页开头,我们设计了“甲骨文印典”五个大的篆字题目,其实是由五个甲骨文篆刻小印“甲骨文之乡”分别组合而成。远看是小篆体“甲骨文印典”,近看是一厘米见方的甲骨文篆刻小印“甲骨文之乡”。随后的“卷首语”,我们篆刻了习近平总书记的一段话:“有一些学科事关文化传承的问题,如甲骨文等古文字研究等,要重视这些学科,确保有人做、有传承。”我们创作这部《甲骨文印典》,就是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具体实践,也是落实习近平总书记讲话精神的实际行动。作为安阳人,我们有责任在甲骨文的学习、探讨和创作中,付出自己的心血和汗水,最大程度地宣传安阳、宣传甲骨文、扩大文化艺术交流,提高安阳的知名度,为安阳的经济发展、社会进步、精神文明建设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奉献自己的微薄力量。

“一片甲骨惊天下”。清光绪二十五年(公元1899年),甲骨文被清代金石学家王懿荣先生发现后,很快轰动了海内外。从发现至今近120年来,出土的约16万片有刻辞的甲骨大部分已经著录出版。各地专家、学者从这些甲骨刻辞中整理出4500多个不同形体符号的文字。经过研究考释,其中与后世文字有联系并能够确定的仅有近2000个字。其余超过一半的字,尚待继续研究考证确认。

我们在创作《甲骨文印典》的过程中,查阅了大量有关甲骨文的著录、辞书和字典等资料,在有关专家、学者和朋友的帮助下,共搜集、整理出甲骨文单字1878个。有些甲骨文字有多种写法,或左右倒置,或上下反写,且大同小异,我们只选取了其中一种有代表性的写法。为了反映甲骨文字的独特魅力,我们还收录了115个甲骨合文,虽印文代表两个或以上的字,但写法是一个字,故列入单字范围。

我们认为,到目前为止,这1878个字,足以比较全面地反映出甲骨文字那美妙的造型、清新的笔画、率真的结构和自然的章法。用篆刻艺术的形式,更能体现甲骨文字的刻写特点,虽然所用材质不同,但刻出来的文字与甲骨文会有某些相似之处,更接近原生态的甲骨文风,或有异曲同工之妙!甲骨文字的无穷魅力和妙趣,时时打动着我们的心,激发我们的创作热情。看着我们正在创作的这部甲骨文篆刻印典,确实感到无比感慨和欣喜!我们计划在年内全部完成这部印典,欢迎甲骨文专家、学者和爱好者批评指导。

甲骨文是商代至周初契刻在龟甲兽骨上的文字,是我国最早的能够完整地记录语言的比较成熟的文字,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东方文明的象征。同时,也是世界文化遗产中的瑰宝。2017年11月24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评审,甲骨文成功入选《世界记忆名录》。“甲骨再次惊世界”。这是众望所归,也是值得安阳人民庆贺的一件文化大事。甲骨文是一部“大百科全书”,研究的领域十分广泛,已涉及到文字学、考古学、篆刻学、金石学、历史学及整个商代和人类文明社会的起源,包括军事、天文、农牧、地理、建筑、礼仪等诸多方面的内容。甲骨学已形成一门国际性的多学科的综合学问。

单就甲骨文的文字形体来看,完全可以证明我们祖先的聪明智慧和高超的契刻技艺。在表现手法上,灵活多样,丰富多彩,别具一格;在契刻笔画上,粗、细、方、圆,交替使用,相得益彰;在章法结构上,有行无列,大小不定,分布自然;在整体效果上,清新挺秀,简洁明快,妙不可言;在艺术风格上,源于生活,高于生活,耐人寻味。由此可见,甲骨文字的字体形象已升华为一种艺术珍品,达到了“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艺术境界。甲骨文,美在天生丽质;妙在诗情画意;奇在别具风采。在创作实践中,好像在与祖辈先人切磋技艺、交流感情,我们不由得发出这样的感慨与赞叹;

美哉,妙哉,奇哉,甲骨文!

《甲骨文印典》创作虽已完成,但我们并不感到轻松,由于资料匮乏,才疏学浅,水平有限,这可能只是一次粗浅的尝试和初步的探讨,其中定会有许多疏漏和不足之处,盼方家教正,以便在日后的学习、创作中补正,使之更加完整、完善、完美。

习近平总书记2014年“六一”儿童节在北京海淀区民族小学的重要谈话中指出:中国字是中国文化的标志,殷墟甲骨文距离现在三千多年,三千多年来汉字结构没有变,这种传承是真正的中华基因。 2016年5月,他“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再次指出:要重视发展具有重要文化价值和传承意义的“绝学”、冷门学科。这些学科看上去同现实距离较远,但养兵千日、用兵一时,需要时也要拿得出来、用得上。还有一些学科事关文化传承的问题,如甲骨文等古文字研究等,要重视这些学科,确保有人做、有传承。

学习了习近平总书记的这些讲话精神,更加坚定了我们研习甲骨文的决心和信心。我们一定刻苦努力,继续收集资料,听取各方意见和建议,把创作《甲骨文印典》的这件事情办好,也希望得到更多专家、学者和热心朋友的合作、支持和帮助。